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三石头客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新浪微博连接

一步搞定

搜索
查看: 3717|回复: 0

新年的福建之旅

[复制链接]

653

主题

0

好友

7944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2-6-13 02:47:31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文/冷眼 图/三石头    转贴自:本站原创    点击数:7987    更新时间:2005-2-16]              
                                    
  
  
  
  
  
  新年的福建之旅(1)
2005-2-9 7:02:00
阅读数次: 132
      在济南遥墙国际机场的民警值班室老李那儿拿到机票,才知道今年的除夕之夜要在飞机上呆三个多小时。济南飞厦门的航班要经停温州。
   
民警老李一直把我们送进隔离区,临别时还不停地祝我们新年快乐。我的大学同学王桂华在这个机场当警察,机票以及为我们送行都是他张罗的,而老李是他的同事。
   
我们在停机坪上拍了几张照片,父亲,王东,还有我都在分别拍着,直至BOEING737旁的检票员不耐烦地喊着快点儿。看来,这美丽的小姐也要急着赶回去过年呢。
   
登机时已6点20了,四周的鞭炮声响在耳边,美丽的烟花此起彼伏。来自山东省会泉城济南的年味如此急切地逼近我们。
   
这真是一次奇妙的旅程。我们将从冰天雪地的北中国,跨国东部沿海,飞到美丽温暖的南中国名城厦门。从地图上看,基本上围着东部沿海飞一个很小的圆弧。到达福建后我们将在莆田等几个城市短暂逗留。大约年初三,我们会返程。
   
说起来,决定这次行程还真有些复杂。猴年的岁末,父亲决定和他贤淑的女友(一位护士长)结婚,腊月25日我的同事老张驱车从北京送我回山东,次日晚间,我和妹妹参加了他们的喜筵。那时,对于到底如何过年(比如在山东还是回京还是到外地)我实在没有主意。但是,没有几天,我就有了主张。原因是父亲现任妻子的女儿(一位性格倔犟的学日语的大学生)并不太愿意和父亲他们过年,她希望他们娘俩在一起。那么,此时我已经没有其他选择了:只能陪父亲。否则,让他一人孤零零的,我肯定不落忍。
   
我的好友沈建华从北京回福建莆田前几次邀请我到他那过年,我当时几乎是拒绝了。此刻,我立即拍板:到莆田过年。在电话联络了建华、王磊等几位好友并得到热烈回应后,我和父亲简单磋商,就南下事宜达成了共识。我惟一担心的是,父亲在2003年9月做了心脏搭桥手术,在手术后一年多能否乘机?于是赶紧电话咨询北京阜外新血管医院的医生,答复是可以。我才放了心。
   
对于福建这个省份,我有一种说不清的感受。爱女出生,慈母仙逝,这些人生重要的时刻我都在福建出差。我最要好的朋友们聚集在这里的最多:王磊(三石头),沈建华,游振辉(野山闲水),邱景辉(石灰),冯岗(游民)……更有我的挚友兼校友、研究生班班长苏金森(他领导的山东乳山市检察院刚横当选全国十佳检察院)也是莆田籍,还有2004621日溘然长逝的莆田市原检察长蔡文懋。在福建司法系统,更有大量的同学,朋友。2002年秋,我主持的一次笔会亦在泉州召开。
   
此次到福建过年,的确是一种机缘。在我和父亲的人生际遇之中,恐怕是永不会磨灭的一段履历。我们将在未来三天体会到亲情、友情,体会到南方的春节文化。
   
我经常自诩宠辱不惊,心如止水。然而这个除夕之夜,当我乘坐飞机,在电脑的键盘上敲击上面这段文字时,我还是心潮澎湃的,我旁边的父亲睡着了,发出均匀的鼾声,他的心很定。此刻,我非常怀念我的母亲,我如果她健在,如果这行程中有她,我会觉得更加激动。但我知,此次即便母亲没有随行,但她九泉之下一定含笑,她一定乐见我的父亲再次娶妻,她会乐见儿子携她的丈夫南下远足。
      晚上9:40,飞机安达厦门。早已等候多时的王磊、建华迎上来。宽大的奔驰轿车以150公里以上的时速赶往莆田,11时,到达下榻酒店,吃年夜饭。一夜连双岁,五更分二年。午夜零时,旁边的鞭炮声骤然响起,一片过年的气氛。
      这真是一次奇妙的旅程,真是一个难忘的新春之夜。当新的一年来临,我祝愿所有这个社区上的人们,新年快乐,但愿你们一切都好。
  
  福建之旅2:浓重的民间文化
2005-2-9 17:15:00
阅读数次: 83
     莆田,有福建民间最被尊崇的“天上圣母”,供奉圣母的妈祖庙则在一屿如眉的湄洲岛。
   
考据资料,“天上圣母”也称“妈祖海神”,原名林默,是五代闽都巡检林愿的第六女儿,生于宋太祖建隆元年(960年)公历三月二十三日,宋太祖雍熙四年(987年)农历九月初九日在莆田湄洲岛羽化升天。相传她逝世后经常显灵护佑过往船只,救助海难,因此被渔民视为航海保护神,在民间被尊称为妈祖、娘妈,从宋元到明清,多次被统治者褒封升级,从夫人、天妃、天后,直到被尊为“天上圣母”,妈祖也成为民间信仰的神祗。
   
大年初一,和父亲约定到妈祖庙上香,拜妈祖求平安。
   
上午十点,当我们赶到轮渡码头,见到人潮涌动,很是壮观。据说,所有的船都启动了,而人流却不能疏散开去。随行的朋友小许很着急地打着手机,终于联系上了“内线”,我们通过走后门才踏上登岛的快艇。
   
我几乎每次到莆田,都会到湄洲岛一次。1996年我第一次来时,这里还是挺荒凉的。没有今天如此多巍峨的建筑。王磊说,近几年台湾、东南亚前来祭拜妈祖的香客非常之多,也颇多捐献。这里也成立了妈祖庙董事会,管理这些善款,并动用其中不少款项修建宫殿。说这些的时候,王磊这位主诉检察官显然有了“检察视角”:这些钱怎么花的,会不会出现侵占等问题,都很难说啊。
     而我的担心是,今天的湄洲岛已经被充分人文化了,到处都是庞大的建筑。而且,由于前来祭拜的香客太多,整天都是烟尘蔽日、云雾缭绕,此地清静早已不再,不知这位海神娘娘是否愿意见到如此场面?
   
父亲很认真,在“懂规矩”的小许指点下,认真燃香,口中念念有词。我也邯郸学步为今日和未来祈求平安与福。
   
中午在王磊的乡下老家吃中饭,他的母亲贤惠寡语,做的饭菜非常可口。饭后参观了王氏祠堂,还到邻村看了半场剧团演绎的莆仙戏《劝弟休妻》。
  
 据介绍,莆仙戏是福建的古老剧种之一,原名“兴化戏”,流行于古称兴化的莆田、仙游二县及闽中、闽南的兴化方言地区。这一戏种音乐传统深厚,唱腔丰富,迄今仍保留不少宋元南戏音乐遗响。莆仙戏的声腔主要是“兴化腔”,它综合溶化莆仙民间歌谣俚曲、十音八乐、佛曲法曲、宋元词曲和大曲歌舞而形成,用方言演唱,是一种具有浓厚地方色彩和风味的声腔。
   
今天在乡村祠堂隔壁戏台下看戏的,都是村里的老人和孩子。他们很早就自备凳子赶过来,很有序地坐着,相互寒暄,看演员们布景,化妆。演出开始前,演员还轮流出场到祠堂跪拜。当时我很诧异,旁边的小许说,请戏班唱莆仙戏是乡村重大节日所必须的,而且戏不是给群众看的,而是演给“仙”看的,所以要先拜祠堂、拜菩萨。
   
在莆田乡下逗留的简短时间,我深深感到,北方文化中一些传统的东西正渐渐为人遗忘,而江浙闽粤乡村的宗庙文化却渊源流长,很有民众基础。到底如何看待民间信仰以及宗祠文化很值得思索。尽管其中的求神拜佛有些迷信色彩,但这些民间文化中所传扬的祈求平安顺利、尊老爱幼、敬重祖先等,却都是有益的,有利于建立一个和谐的乡村社会。
   
父亲看了一会戏,觉得累了,我们便打道回府。
  新年的福建之旅():风雨忆故人
2005-2-11 1:07:00
阅读数次: 88
      2月11日。
    醒来向窗外望去,方知下雨了。拉开窗子,冷风一下灌了进来。
    今天的日程是到厦门,陪父亲游览鼓浪屿,以及看望蔡文懋的妻女。
    蔡文懋是莆田市检察院原检察长(),我和他有四五年的交情,算是忘年交了。他从中国最基层干起,靠自身的优秀素质和勤奋好学,从组织部副部长到县委书记再到检察长,人生路上印了一串串闪光的足迹,广受当地民众爱戴。他的豪爽仗义、公正清廉,更是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然而,就是这样一位优秀的检察长,却在52岁之年的2004年6月21日猝然仙逝,让人扼腕。6月下旬,我和我的领导受报社委托出席他的追悼会进行吊唁,当时场面之壮观之悲戚,令人动容。(见笔者怀念蔡的文章《天堂犹有百万兵》)随同我前往厦门的还有一位公司老总陈良华。陈在一起交通肇事案件中被诬为嫌疑犯,被羁押300多天。此冤案涉及公安、检察等政法机关内部多人徇私舞弊,在蔡文懋的强力干预下,蒙冤的陈才得以走出看守所。我知,陈在春节前已前往厦门探望了蔡的家属。
    鼓浪屿的风很大,导游小林说,这算是厦门最冷的日子了,而我感觉似是北京的料峭春寒。空气中的雨丝时时拂过脸颊,有些湿冷。父亲兴致很高,拍了不少照片。由于时间安排非常紧,对于这个美丽的岛屿,我们一行只是走马观花地看了看,最后登上了日光岩。我几次到厦门都没有登日光岩,此次也算一了心愿。
    陈熟悉到蔡文懋家属在厦门新居的路,我们在下午两点多敲开了门。但是,还没有等到我们落座,蔡的夫人林秋花就哭了起来。
    “谁会相信一个检察长会这么穷,连住房的月供都付不起啊。”林现在住的房子是蔡文懋去世前五个月在厦门购买的,是按揭方式,每月几千块,15年结清。蔡是想退休后在厦门安度晚年,令人难以预料的是,按揭付款刚刚5个月,他就溘然长逝。而蔡生前并没有多少存款,工资除了接济亲朋好友外,多数是购书。
    蔡是一个清廉正直的人,他从未动用手中的权力为自己办任何私事,甚至当他的女儿蔡蔚从厦门大学法律系毕业,他也不向有关部门打招呼,而是动员蔡蔚自己谋职。蔡蔚最终通过招聘进了一家储蓄所工作,和自己的专业毫不相干。而且,与她进了政府和司法部门的同学每月收入五六千元的薪水相比,蔡蔚每月仅能拿到1500元左右。更难堪的是,一旦工作稍有疏漏,还要遭受沉重的罚款。
    蔡文懋逝后,福建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倪英达曾经亲自致电厦门有关领导,并指示省检察院政治部和厦门市检察院,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蔡蔚调入厦门市检察机关。但是,蔡已走了8个月了,蔡蔚状况依然。父亲的去世给这位沉默寡言的女孩带来巨大打击,由于思虑过重,她不时仍有工作失误,遭受沉重惩罚。年前在和王磊的一次通话中,他告诉我省检察院正在呈报最高人民检察院追授蔡文懋“模范检察官”称号,如果“模范”评下来,他女儿的工作调动可能会解决。
      今天,我知道,追授“模范”的事情已落实,2005年3月15日将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报告会。蔡蔚的问题不知是否还是遥遥无期?
蔡的夫人林秋花已经从原工作单位买断工龄,每月很少的薪水;蔡蔚从事着一份与专业毫不对口、工资很低的工作。这种状况会使母女俩今后的生活陷于尴尬境地。就如林秋花所说的,这房子还不知能住到什么时候?某一天,当每月数千元的月供她们不能按月支付……
    问题似乎落入一个死循环。而解开这个死循环的钥匙,就是蔡蔚的工作问题。一旦调入检察机关,她的收入会达到4000元左右,至少从经济上,母女两人生活的死结会打开,会出现一些光亮。
    在客厅里我和垂泪的母女二人聊了很长时间,我很希望他们走出这样的黯然,否则蔡文懋在天之灵也无法安息。
    在新居中,林秋花为蔡布置了一间书房,墙壁上,悬挂着一幅带镜框的蔡着制服的照片,英气逼人。林说,她经常独自流泪呆坐在电脑桌前思念她的丈夫,那位只知工作而没有正常家庭生活的检察长。
    蔡的骨灰至今寄存在莆田市殡仪馆,未能妥善安放。我从心底希望,当蔡蔚的工作调动解决的那一天,这位检察长的英灵能够入土为安。
今夜小雨依然淅沥,风雨之中怀念故人。
    我们终将成为故人。
  新年的福建之旅(4):再见大虾
2005-2-11 22:04:00
阅读数次: 70
  
野风野雨野游
山高山青山振
闲似月洒清辉
水长水绿水花
拜寿拜金拜谢
年年就这样了
   
这是网络大虾野山闲水发给我的极具原创色彩的短信,藏头露尾:野山闲水拜年,游振辉花谢了,加上最后一句“年年就这样了”,充分展现了这位老大哥洒脱风趣的本色。
   
可以说,这是我今年春节期间收到的数百条短信中最有意思的一条。当我的手机显示他的短信到来之时,适逢大年初一,我正在湄洲岛上爬台阶,彼时他尚不知我已来到福建。我回了一条:后天请我吃饭何如?这时野山才悟到我的到来,回复云:吃饭太小事一桩了,还有什么要求?我随即复信:陪父散心,请备茶叶一斤。野山随即发回信息:铁观音。
   
王磊随即还电话联系了法眼(游民),老行者等网络好友,野山选好了饭店,定于大年初三中午聚会。
   
今日9时,在和莆田籍回乡探亲的山东乳山市检察院检察长苏金森共进早餐后,王磊、沈建华即驱车送我们之榕城福州。在滨江公园短暂停留,给父亲和王东胡乱地拍了些照片,就赶到酒店。刚进酒店,就在电梯旁碰到了早到的法眼,两三年没有见了,他还是老样子,憨憨地笑,什么都没变。他携两瓶好酒而来,一瓶人头马,一瓶茅台,这老兄声称喝掉一瓶,带走一瓶。不一会儿,老行者,野山们陆续到来。老友见面,分外眼红,一时欢谈无忌。在今日的友人中,我和老行者是初次见面,他在福州大学法学院当副教授,2002年在泉州开笔会时,本来他也是受邀代表,因为有其他要事未能谋面,没想到这一会面竟然推迟了3个年头。
   
野山很健谈,但和大家在一起更多是闲谈,甚至是扯淡。比如谈到饮酒,我就回忆起1999年在北京东郊民巷那次我把这老贼灌到现场直播,喝的是小糊涂仙。后来2002年8月,他又和曹呈宏策划AB计划,灌得我胃出血,然后把我醉后之窘态拍进他的数码相机,打包发到网上供网友下载,比较严重地侵犯了我的隐私权。今天,当我说要向法院提起侵权之诉时,野山很利索地答复:不予立案。我们的话题还有办案,野山说现在的法官很害怕办案,因为说情风很重。作为副庭长的他每年要面对500多个案子,每天工作的主要内容就是接此类电话,头痛。他进而说,如果所有的法官都这样畏惧于裁判案件,我们的社会就很可怕了。野山还说,明年就满30年工龄了,按照有关规定可以申请退休了。
   
今天的聚会,朋友们的状态都极其放松,喝光了一整瓶人头马,海天海地说了很多话。快到两点了,我们起身作别前往机场,临走带走了野山送的二斤铁观音。
   
今天的航班是从福州经停南京飞往济南的,在机场大厅我们和前来送行的王磊、沈建华惜别。此行,两位好友足足陪了4天,我和父亲谢意盈怀,父亲拥抱着王磊邀请他方便时到山东我的家。
   
4天的福建之旅就这样结束了。此次旅行也是一次情感之旅:父子情,兄弟情,朋友情,无不充斥其间。让我欣慰的是,父亲在心脏手术一年多后进行这次旅行,是非常重要的。他颇高的兴致和矫健的步履,让我深感手术效果是好的,此次日程紧张的远行测试,他取得了不俗的成绩。我知他定会更健康地更稳健地走过未来的路,母亲会放心,我和妹妹亦会放心。
   
在结束上述4篇福建之旅随笔前,再次向福建的好友王磊、沈建华、野山、法眼、老行者等表示最衷心的感谢。你们,还有其他许许多多好友,永远是我人生之旅中最坚实的依靠。感谢你们。
     
  
  
  
  
  
  
  
  评论1
   
  姓名:温带风情树 时间:2005-2-14 22:14:00
读完这篇文章,有一种很安静的感觉,让我突然觉得世界很美,因为人的情感是如此之美!

  姓名:松 时间:2005-2-14 17:17:00
一篇令人倍感温暖的文笔

  姓名:三石头 时间:2005-2-10 0:22:00
刚刚从酒吧回来,一同去的小董法官有点醉了,临走前还和我唠叨冷眼的酒量了得。平时我们在一起喝酒的时候总是我更早显山露水,这次他总算遇上高手了。当然,喝了三种酒的我也还不到哪里去,朋友来,虽然累点,但打心里还是开心。今天的阳光很好,如我们的心情。

  姓名:laoyue 时间:2005-2-9 21:49:00
好家伙!到福建去过年了!真是天南海北到处跑!祝福你,冷眼!祝福你的山东老爸!鸡年会给大家带来吉祥!

  姓名:累 时间:2005-2-9 16:52:00
是2004年6月21日

  姓名:阿峰 时间:2005-2-9 14:03:00
您每一篇怀旧的文章;对母亲的怀念,对父亲的亲情,对朋友的友情,对腐败官员的无情,对百姓的同情及平时对部下的关怀,使我幸随。祝旅途愉快,全家新年快乐!

  姓名:风清扬兮 时间:2005-2-9 13:36:00
感动,祝福!

  姓名:小张子 时间:2005-2-9 11:05:00
给您全家最真的祝福!
    幸福安康!
  姓名:一路风尘 时间:2005-2-9 11:03:00
冷眼真是勤奋.
    向你和家人问声新年好.

  评论2
   
  姓名:黎城苏铁 时间:2005-2-15 21:47:00
志刚兄有仁有德,有情有义,堪称忠孝。

  姓名:累 时间:2005-2-10 17:37:00
莆田隔壁的泉州人,尤其是官员和生意人,有春节假期间去南海普陀山进香的习俗。就是平常百姓人家,此间也基本奔波于香火和神灵之间。虽然这不是信仰,却影响着大部份人,包括我在内。信于不信,根据需要吧。

  姓名:三石头 时间:2005-2-10 0:29:00
当时我想,如果蔡检还在,我们肯定会更开心的。

  姓名:laoyue 时间:2005-2-9 21:53:00
怪不得冷眼有横向发展的趋势,原来有遗传基因哪!看冷眼父子脸型那个象!


  评论3
   
  姓名:苏铁 时间:2005-2-15 21:35:00
死者长已矣,生者唯悼念。

  姓名:松 时间:2005-2-14 17:32:00
我不敢相信,还有这么清廉的公务员,但我不能不信,我更愿意相信我们的政府官员中这样的官员不在少数。

  姓名:风清扬兮 时间:2005-2-12 22:22:00
好人令我感动,境遇令我心酸,友情与关怀更令我动容!

  姓名:饶小阳 时间:2005-2-12 21:10:00
这段文字读了,我感到很痛心。希望朋友的关注,能给一个家庭带来好运!

  姓名:三石头 时间:2005-2-11 18:50:00
流着泪的我的脸。每一次探望,总是无言泪流,我们太弱小了,弱小的不知道如何帮助别人。希望能尽早看到拨开云雾见蔡的红那天。

  姓名:阿峰 时间:2005-2-11 12:36:00
蔡文懋检察长在九泉之下也会祈祷“好人一生平安”!

  姓名:阿峰 时间:2005-2-11 12:30:00
怀旧、友情!如果天下所有的人都象冷眼观潮一样江湖,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有幸做冷眼观潮的朋友会终生无悔!


  评论4
   
  姓名:如风 时间:2005-2-12 20:43:00
早料到野山老妖打死都不认帐了,哼哼。
    想起你老兄当年对着酒醉的冷眼举相机左拍右拍,那模样简直象....(此处删去15个字),嘴里还念叨着:“冷眼啊,你也有今天!”
  姓名:野山闲水 时间:2005-2-12 20:37:00
冷眼呵,那点区区小事何足挂齿。
    如风,俺何时向你们哭诉过呵?都是你们自己合谋要灌冷眼的,现在把一桶水都倒到俺头上呵?真是会栽赃……
  姓名:如风 时间:2005-2-12 17:53:00
那年的事情也有我的一份“功劳”,因为事先野山向我和老曹等人哭诉过被冷眼欺负的经历。自从看到冷眼那年的惨状后,我就决心不再灌人喝酒。一晃都是四五年前的事情了。


  
  
  
  
  
                    
                     
游客『花语』于2005-2-27 22:40:49发表评论:
评分:5分
    在路上,我们就是快乐的,抛开一切烦恼,继续向前!

游客『石头』于2005-2-17 1:11:44发表评论:
评分:5分
    蔡检;我想您,我泪流满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三石头客栈 ( 闽ICP备17012760号  

GMT+8, 2019-6-20 21:09 , Processed in 1.170002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