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三石头客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新浪微博连接

一步搞定

搜索
查看: 3993|回复: 0

中国之北(2)

[复制链接]

908

主题

0

好友

5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2-6-13 02:31:00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三石头    转贴自:本站原创    点击数:1627    更新时间:2009-4-17]              
                                    
  
  
  
  
  
  
  
  
  
  漠河,漠河!
  
  毫无悬念,在哈尔滨机场遇到全副武装的老林。然后,一同搭往飞往中国最北机场的航班。
  漠河机场开张刚满一个月,一切都是崭新的,但也是我们见过最为寒碜的,整个机场就我们一架飞机。晚些时候,这架飞机还要经停哈尔滨,飞回首都北京,每天如是。
  机场一切都是新的,欧式蓝调建筑在蓝天白云下格外醒目,我们在机上机下房前屋后留影,每个人脸上兴奋飞扬。
  车子在林间穿梭,21年前的那场大火让眼前可能茂盛的森林变成了整齐的小树林。放下车窗,凉风肆意吹拂在脸上,倦意消隐。
  一个大拐弯后,漠河城就在我们眼前舒展开来。城市边缘一排排红瓦黄墙的平房尤为养眼。
  国章把我们安顿在漠河宾馆,我们都不想在阳光灿烂的下午睡去,于是联系下午的日程,很快确定了20多公里外的图强林区。按照地理位置区划,属于漠河,而行政上却是和漠河平起平坐,有自己的政府,也有独立的两院。大兴安岭地区据说有不少这样的独特设置。
  
   [我们的飞机]
  
   [崭新的机场]
  
   [第一张合影]
  
  [漠河县城]
  
  
  【漠河街景】
  
  [漠河街景2]
  
  [漠河广场]
  图强的九曲十八弯
  
  担心5人一车太拥挤,国章的朋友老徐也开了一部车来,6人分坐两车,看起来是很fb的样子!
  九曲十八弯是图强湿地的标志性景点,非但不收门票,还专门建了一个十几米高的观景台,我们得以登高望远,树林、铁路、河流尽收眼底之下。倘若没有这个观景台,要在这儿找一个制高点虽然不难,难的是在制高点上还是遍布郁郁葱葱的树林,想一览无余简直没有可能。对摄影完全门外汉的国章说,再过一个月,这儿的树林都红了黄了,那才是色彩斑斓风光无限。此时,我们只能在绿色的海洋中寻找灵感。
  第二天清晨5点,我们再次赶到这儿,阳光已经把晨雾照耀得七零八落,如果早一小时,这儿是否是仙境一般的云雾缭绕不得而知。夏天的东北,凌晨3点天就亮堂了,看日出绝对需要莫大的勇气。鉴于此,接下来十来天的行程,我们的睡眠少得可怜。
  
  [图强路上的铁路道口]
  
  [图强湿地--九曲十八弯的轮廓并不明显]
  
  [观景台上可以看到林间的铁路有火车经过]
  
  [漠河宾馆内极有创意的烟囱]
  
  [凌晨4:55的晨光]
  
  [湿地上晨雾缥缈如丝带]
  
  [观景台上的四人帮]
  
  北极泉的困惑
  
  老徐是图强本地人,他成了我们的向导。但当他把我们带到一家叫北极泉的矿泉水厂参观时,我们无不一脸的困惑。他说,北极泉采用的是地下400多米的泉水,就算到冬天零下四十度也不会结冰,到了夏天,泉水的温度还是保持在1-2度之间。我们纷纷直接在嘴对着门外的水龙头上尝试,果然透心冰凉。
  让我们更加困惑的是,厂里面居然养着两只黑熊、一群深棕色的小猪,还有梅花鹿、孔雀、鸽子、大狗等等,莫非,这个厂还是动物园,纳闷后询问,愣是没有听明白老徐纯正的东北话,因此也没有得到一个信服的解释,唯一可以想象的是---也许这也是图强的一个景点。
  
  
  [动物凶猛]
  
  [吓我一跳的大狗]
  
  [北极泉内的飞鸽]
  
  [回去路上遇到闪电]
  
  图强林场
  
  早晨5点51分,此时南方的城市还在沉睡,我儿子可能还在流着口水做着美梦。而在北方漠河图强,我们却看到太阳升得老高,阳光不遗余力洒在我眼前图强某林场的职工宿舍区的一片菜园里,把黄灿灿的向日葵涂抹得光彩夺目。
  一只小哈巴狗从菜园旁的大门门缝中探出头来,怯生生吠了两声,然后又缩了进去。这时,一位约莫50多岁的妇女走了出来,见到我们很友好邀请我们进门。接着,男主人也出来了,憨憨笑着。
  院子里种了许多葱蒜,还有一排整齐的向日葵,大多已经开放。
  我们和主人聊起家常,女主人说她有两个孩子,一个在林场,一个在县城,都成了家,到了重大节日才回来聚聚。他们的房子也简单,三间房,两间卧室,一间客厅和厨房。当时买的时候4000多,现在价格也不贵,也就12000左右。男主人说他们在这儿40多年了,原先这儿还是森林,87年那场大火几乎烧光这儿的一切东西,我们现在所看到都是后来重建的。
  经男主人的指引,再往前2公里,是他们的林场。我的工作证起了作用,我们得以在上班之前顺利进入。
  事实上,林场内已经有许多人在忙碌着,在一列老式的火车旁,十几名工人正把剖好成规格木条装载上车,车厢和陆地只是两条30厘米宽的木条横着,他们4人一组,颤巍巍地来来回回。他们说,这些木材准备运往南方,天刚蒙蒙亮他们就开始干活了,也就是说,我们到的时候,他们至少已经工作了3个小时。
  不远处也有人在装车,不过看起来更加现代化些,一个调度,一个在车上操作,两个在车下运送,装的是原木。车上操作的小伙最为辛苦,见他不时用毛巾擦拭脸上的汗水,阳光直接打到他那古铜色的脸庞上,锃亮锃亮。他也很开朗,和我交谈时总是咧开嘴呵呵笑着,一脸灿烂。他说,他喜欢这样的工作,每天干活5小时,报酬25元。
  幸福原本是很简单的事儿,大多时候是和金钱没有直接的联系。
  在原木墙的红颜色衬托下,天空愈发湛蓝。银子孩子般地爬上爬下玩耍,启发了鱼和老林的童心,跟着上上下下跳跃着。我仰躺着给他们拍摄,红蓝的色彩极大刺激着我的兴奋神经,浑身舒坦。不知不觉发现手臂举着相机酸了,我索性仰躺在地上,这天空,湛蓝得一点杂质也掺杂不了,让我想起了高原,想起了纳木错……
  
  [家门口的留影]
  
  [逆光下的向日葵]
  
  [开满鲜花的院子]
  
  [热情的男主人]
  
  [他们的生活区]
  
  [他们的生活]
  
  [他们的生活]
  
  [他的生活]
  
  [快乐来自内心]
  
  [木头秀]
  
  [所谓色彩]
  
  [三人行]
  
  从北极村到洛古河
  
  10点出发,半路上热心的老徐带我们又参观了两个景点,我只依稀记得留下两个印象---一座三面观音像和一座清朝知府的祠堂。下午1点,到达传说中的北极村时已经饥肠辘辘。
  这天北极村的气氛有点凝重,沿途看到许多警察在站岗,不时还有警车呼啸而过。小店的主人说,中央某领导下午来村里视察。
  当然,这不是我们所感兴趣的,用餐后我们只想找个地方美美睡个午觉。只是不料预定颇有点知名度的“李大妈农家院”时被告知,派出所的人通知游客暂时不能呆在房间内,领导有可能到这儿视察,气愤之余,只好临时换了地方。
  北极村的七月风和日丽,气候宜人,但这个中国最北小村的旅游商业化程度出乎我的意料。见我颇为失望,午睡醒来后房东小妹极力游说我们乘船去洛古河村――黑龙江源头第一村,一个有近百年历史古老的小村。
  往往,未知的地方对我都有很强的腐蚀力,而同行的银子、鱼和林锐则习惯不动脑子地跟班,于是,没多久,我们的身影就出现在黑龙江的江面上。
  我们乘坐的快艇刚好四个座位,下午3点的太阳还是高高挂在头顶上的天空,直射下来暖洋洋的惬意。江边的风本来就不小,船主老赵一轰油门,更是在耳边呼呼作响,连彼此间的对话也得撕开喉咙。而每个人的头发被风吹得横七竖八,面目狰狞,夸张可爱。
  沿江两岸的风光宁静秀丽,江面宽敞,水流的速度看似平缓。青山和树林层层叠叠蜿蜒着,如同一幅幅秀美的画卷在眼前逐渐打开。老赵介绍说,黑龙江由南源中国境内额尔古纳河与北源蒙古的石勒喀河汇合而成,而在我们行驶的黑龙江的源头洛古河江段长有200多公里,别看江面平缓,真正水面下的水流湍急,而这个江段最深的有十几米,最浅的也有一米。
  行驶一个多小时,按老赵的说法才刚刚走了半程。远远地看到一处布满鹅卵石的浅滩,上面点缀着数不清黄色的小花。我们集体要求中场休息,放松一下趋于僵硬的屁股。为了避免湿脚,老赵一个个把我们背了过去。但这时,一块硕大的乌云忽然占据了原本湛蓝的天空,没两分钟,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而下,我们根本找不到挡雨的地方,只好一边眼巴巴望着遥远天边深邃的蓝色,一边接受疾风骤雨的洗礼。还好,这雨才持续约莫一分钟的光景,风儿就把乌云驱散,阳光又透射出云层,形成万道绚丽的光芒。
  又过一个小时,我们终于看到左岸的村庄,老赵说那就是洛古河村。岸边还有座高耸的白色水泥结构的了望塔,透过我的长焦镜头可以清楚看到上面值班的士兵。而对岸是俄罗斯的领土,也有一座木制结构的了望塔竖立在林间,相比之下显得简陋却浪漫。
  我们没有靠岸,而是继续向前行驶了大约二十分钟。然后在一处特别宽阔的江面停下,老赵手指着前方说那就是黑龙江的源头,两河的交汇处,这时的阳光特别耀眼,照在江面上波光粼粼,虽然看不透彻远方两河交汇的轮廓,却也感到很是壮观。我们兴奋叫喊者在船头留影,任风吹皱原本美丽光彩的脸。
  回去许是顺流的缘故,速度快了许多,才用十分钟就到了洛古河村。洛古河村的房屋建筑和北极村有点类似,清一色用大木头打了槽扣起来的木刻楞建筑,但都是原色,没有额外的装饰。
  村子就着唯一的大路分散在两边,一边临江,一边靠山。靠大路旁还有一些小店铺,分别挂着“旅社”、“药店”、“卖鱼”等等的字样,不过大多关着门,除了我们,没有看到其他游人进来。老赵说,一般游人都是上午来的,除了周末,平时很少游人会在这里过夜。
  老赵的小姨子住在这个村子,我们也跟随着去她家。屋里的摆设极为简单,一些生活必需品和一台看似年代久远的黑白电视机。后来我们又进入一家造访,基本相同。男主人说,洛古河村一共有40户人家,人口190余人,村子每家每户的经济条件相当,以前经济来源主要是捕鱼,这些年江里面的鱼少了,一些年轻人渐渐走出去打工,经济条件才有所好转。其实,占着这么一个特殊的位置,也许再过不久,随着旅游业的发展,洛古河村变成第二个北极村也并不可知。
  路旁的木栅栏一排排整齐排列着,阳光透过落下一排排整齐的光影,甚是好看。整个村子很少人走动,偶尔有几只小狗们在我们跟前跟后,怯生生和我们保持一定的距离。一只胆大的小白狗走到我们面前好奇打量着,立即成为我们的模特。随便往右走进一条岔道,听到有锯木头的声音,寻声走近是一家锯木厂,几个工人正埋头工作着。我恍惚感觉这是中学课本中都德《最后一课》的场景,阳光暖暖,小弗朗士背着书包走过锯木厂边的草地……
  一匹白马在不远的草地上悠闲地吃草,面对镜头还会秀一秀漂亮的尾巴。跟着走回原先的大路,发现路边已经聚集一些老人在聊天,我凑上去搭讪,他们会很热情告诉我关于村子的历史和现状,然后问我许多问题,他们在这里土生土长,对于外界,他们也一样好奇。偶尔,也有年幼的孩子从身边跑过,留下一串串欢乐的笑声。
  “村旅饭店”的女老板热情站在门口向我打招呼,走进去看条件甚是简陋,两个木桌,几个木凳而已。女老板端出一盘煎好的小鱼给我尝鲜,说是黑龙江里的小鱼,味道果然鲜美。只是我们已经预订了在北极村的晚餐,临走时女老板执意不肯收钱。
  大路的尽头左侧是一所学校,白墙灰瓦平房,一共只有四间房间,其中三间是教室,一间是教师办公室。这时候是暑期,整个学校空荡荡的,加上坎坷不平的土操场和简易破旧的体育设施,显得异常冷清。学校的生源想必都来自洛古河村,四年级后,这里的学生要到几十公里外的漠河乡上学。
  学校旁的小路直接通向江边,这时,村民已经陆续把牛羊赶回家。我们沿着江边走走停停,用相机不断记录一个个美丽的瞬间。晚上7点多了,南方应该是早已暮色四合,而这儿,阳光依然强烈。
  老赵早在江边等候我们,见我们晃悠悠都没有要走的意思,便说再不走天就黑了。
  其实我知道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只是没了阳光在江面上一定会哆嗦。因此尽管心中对这个村子有许多眷恋,也只能挥挥手渐行渐远。
  事实上直到晚上8点过夕阳才渐渐褪去绚烂的色彩,在江面虽然感到夜幕的嗖嗖冷意,但夕阳下所有景物都更加鲜活富有灵性,能够让我们暂时忽略了寒冷。
  下一次造访,我希望洛古河村还能给我一样美好的记忆。
  
  [通往北极村的路上]
  
  [北极村的渔家女]
  
  [北极鹿]
  
  [黑龙江上的光束]
  
  [途中的停留]
  
  [源头]
  
  [洛古河村的母子]
  
  [村景]
  
  [小村不速之客]
  
  [村里的小路]
  
  [田园]
  
  [村民]
  
  [村里的希望小学]
  
  [黑龙江边]
  
  [江边的孤影]
  
  【我躺着】
  
  [俄罗斯哨所]
  
  [夕阳下的黑龙江]
  
  
  
  
  
  
  [待续]
  
  
  
  
  
  
  
                    
                     
游客『hehe』于2009-4-22 15:16:50发表评论:
评分:3分
    什么时候俺也回去看看哩。。。

游客『林中』于2009-4-19 21:46:33发表评论:
评分:5分
    阳光灿烂的日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三石头客栈 ( 闽ICP备17012760号  

GMT+8, 2019-6-20 21:34 , Processed in 1.170002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