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三石头客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新浪微博连接

一步搞定

搜索
查看: 4849|回复: 0

水墨痕里觅徽州

[复制链接]

653

主题

0

好友

7956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2-6-12 14:22:41 |显示全部楼层
[               作者:木儿 图/三石头    转贴自:本站原创    点击数:2307    更新时间:2006-8-8    文章录入:三石头              ]              
                                    
  

水墨痕里觅徽州

水墨痕里觅徽州
740)this.width=740" border=undefined>

  2006729
  桃源深处寻宏村
  宏村门票:80
  宏村始建于南宁绍熙年间(公元1131年),至今800余年,为汪氏聚族而居之地。
  整个村为古水系牛形村落,巍峨苍翠的雷岗为牛首,参天古木是牛角,错落有致的民居群为庞大的牛躯,流经每户门前的小溪就是牛肠,有天然泉水汇集成的池塘为牛胃,小溪和水渠追后注入到的村南的湖泊是牛肚,而人们在绕村溪河上先后架起了四座桥梁就是牛腿,这种别出心裁的设计堪称中华一绝。
  宏村内有数百户粉墙青瓦、鳞次栉比的明清古民居,其中的承志堂、敬修堂、东贤堂、三立堂、叙仁堂、上元厅、南湖书院等建筑保护较好,其横梁、斗拱、窗棂上的木刻雕工精湛细腻、图案自然和谐,为徽派“四雕”艺术中的木雕佳品。
  20001130,宏村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了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在《走遍中国》的《徽商》一辑中,对宏村惊鸿一瞥。
  说起这个中国最古老的牛型村落,就不能不说到古徽州。
  徽州,这个如今已经消失掉的行政版区,曾经是很多人梦萦魂绕的地方。这里是程朱理学的发源地,也是名噪一时的徽商故里。它虽然已经不在,但仍被很多人记得并怀念。作为具有深邃文化底蕴的徽州,它已经不仅仅只是一个地名,或者一个版区,而是一种儒雅与名誉的代表。
  明清时代盛极一时又蓦然衰落的徽商们,“贾而好儒”是真正意义上的儒商。他们精明却又好义,富奢却不忘本。徽州朝奉、徽州盐商,无不是大名鼎鼎的商人典范;徽州文风昌盛,因科举而入仕的同胞翰林、兄弟丞相、父子尚书誉满青史,程颐、朱熹、金声、胡适等一连串的名字如雷贯耳;徽州艺术更是令人叹为观止,新安画派、徽派篆刻、徽剧等流派繁盛。所以有人说,在这里,你信步走进一个村落,就会翻动一页历史;随处踩动一块石头,就会触动一个朝代。
  我是抱着一个梦想来到宏村的,关于桃花源,以及,桃花源里的人家。
  
  我们一下车就正对南湖,虽然在电视上看到了很多次,然而亲眼所见仍是大为震撼。“中国画里的乡村”果然名副其实,恬静的南湖水色澄碧,静若明镜,绿树晴天皆倒影其中,满怀都是风景。长堤上拱桥飞架,两岸荷叶田田,更添风致。不远处的古式民居粉墙黛瓦、比邻错落,掩映在绿意水色之中。仿佛只是一错步、一伸手,你就可以坠入这古老的梦中。
  那份恬然与宁静,丝毫不因游人的喧扰而有所改变。
  

  我们刚走了几步就有个瘦瘦小小的男孩子主动过来问我们是否需要从宏村回到汤口的车,他一边问一边解释着公交车收班之后的种种情况,然后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娴熟地拉着生意。
  这样的状况倒是出乎我的意外,不过一切又在情理之中。身为徽商的后代,骨子里果然继承了他们祖辈的精明。
  小男孩见我们似乎暂时没有租车的意思,便很快又转了话锋,说:“看你们刚下车,一定还没有吃饭吧?到我家去吃饭吧,我奶奶烧的菜可好吃了。”我见他如此懂得察言观色,忍不住问他多大了。一说起这个,原本口若悬河的他突然有一点忸怩起来。过了一会儿才小声地说:“十五。”不过见我们对他的提议仍然不置可否,羞赧之色转瞬即逝,马上说道:“外面的人到宏村很容易迷路的,这样吧,你们去我家吃饭,我免费做你们的导游。”
  我们见他如此卖力,也的确有些盛情难却。他见我们没有反对,非常高兴地走在前面。甫进宏村,又遇到另外一个男孩子,看上去要稳重一些,也说要带我们去吃饭。我们说只能跟着其中一个去吃饭,并且现在需要他们做导游领着我们先逛宏村。于是两个孩子商量了一下,决定让我们跟着后来的孩子去吃饭。为了区别他们,我们戏称后面遇见的那个孩子为小导,另一个为小小导。后来又问了一下,才知道其实小导的年纪比小小导还要小些。
  
  小导和小小导遵守诺言带着我们游宏村,一边走一边跟我们解说,还的确像模像样。不过因为他实在是太熟悉村中的道路了,便尽带着我们抄近路赶往月沼,途中的景色大多走马观花,直到我提出异议,才放慢脚步。有时候他对我们提出的问题也回答不了,于是我们说:“你这导游太不专业了,好多都不清楚。”小导的回答堪称精绝,他说:“专业导游要钱的,背得18万字导游词;我免费的,也记得8万字呢……”
  村中的路岔口极多,初时进村如果没有地图的确是很难理出头绪的。跟着两个孩子我们很快就走到了月沼。
  月沼是一个半月形的水塘,面积有一千多平米。传说是当初的创建者胡重娘根据“花开则落,月盈则亏”的说法,坚持要挖成半月形。话虽如此,却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徽州商人重利轻别离之后,徽州女人看似坚强实则凄凉的无奈。
  我站在月沼边向前眺望,如今的月沼不知是否还是当年的模样。古老的徽州民居还是一派安详宁静、波澜不惊的样子,沼中时常可以见到肥硕的鲤鱼悠闲地游过。依然有妇人在水边浣洗,她的样子是祥和满足的。但愿徽州女人求了几百年的幸福,再也不是镜花水月的梦想。
  
  宏村的游人众多,途中也有别的游人见两个孩子有意思,加入到我们的路线中来。但因为人多,难免诸多不便,而且因为前面纯属走马观花,于是我们决定先去小导家吃饭,吃好饭以后自己再重新逛一次。
  小导带着我们去到宏村景区外的一家餐馆,安顿好以后他就走了,不过不忘老气横秋地交代我们有什么事可以直接去找他。那餐饭味道尚算可以,不过我们觉得价钱并不便宜。吃好以后出来遇见另外的一些游人,问起来才知道小导家的饭菜果然已经算是便宜的了。
  买了一份宏村地图,决定依照自己的兴趣重游宏村。不过因为时间的关系,已经走过的地方还是没办法重新再走一次了。没有了两个孩子的胡扯和急躁,重游宏村的感觉又全然不同了。
  宏村之绝在于水利。有一个传说很有意思,居住在宏村的汪氏家族,无论怎么勤劳也没有富裕起来。笃信风水的汪氏媳妇胡重娘请来了父亲的挚友,著名的风先生何可达来勘测规划。何可达花了10年的时间,认定这个村落的风水应该是一头卧牛的形态。“山为牛头,树为角,桥为牛腿,屋为身,凿湖为牛肚,引泉为牛肠。”牛形的村落建成以后,宏村的生活并没有太大的起色。重新请来的风先生说,牛形村落是对的,问题出在细节上,牛是反刍动物,应该有两个胃,在宏村的风水上,有了“内阳水”,却没有“外阳水”。汪家于是决定把南村百余良亩开挖成南湖,而宏村汪氏竟然真的富足起来了。
  无论如何,在今天的宏村里,看到那“浣汲未防溪路远,家家门前有清泉”的情景,仍是不得不折服于何可达的精妙规划之下。虽说现在家家门前的泉水可能都不再用了,但它依然在淙淙地流淌着,流淌在宏村的血脉里,也流淌在每个喜爱徽州的人心里。
  
  我们沿着窄窄的村路一直上行,途中见宏村几乎每家都有开门售卖特色旅游纪念品,最多的则是木雕及石雕制品。无论“贾而好儒”的传统是否还延续至今,不过琳琅满目精致的木雕和书法作品的确让人能感觉到那传承了一千多年的风雅之意。
  我也信步走进一家木雕店,门口悬挂的就是我在南京求而不得的“兰亭序”。整卷竹片都漆成古朴的深绛色,我细细观察了一下,此木雕是浮雕而非凹刻,先将竹片四周削薄,然后再将文字刻在上面凸现出来,手摸上去特别有质感。女主人很热情,见我对这幅木雕爱不释手,便拿出好多其他的木雕供我选择。既然来到徽州,怎么也要买一幅“朱子治家格言”的。于是我们商定价格,两幅原价各85元的木雕最终以两幅共100元的价格成交,这个价格比我在网上看到的价格便宜了一半。
  本以为这样的木雕肯定是批量生产出来的,谁知道在我们行经的一路上才发现根本不是。我亲眼看到有些木雕店的店主就站在门口清洗竹卷,然后将竹卷放在阳光下晒干;还有些则埋头细刻,除非你走进他的店,否则他一门心思都放在了那方寸之间的小小刻刀上。堪称工艺精绝的“徽州雕刻”,依然以淳朴自然的方式传承了下来,这是值得庆幸的。
  说到这里我想起在返回云海楼的路上,好心的司机曾带我们去参观了一家新开的徽州文化博物馆。因是新开,暂时不收门票。里面陈列的大多都是从民间收集来的雕刻作品,有木雕、砖雕、石雕和玉雕,其精妙程度令人赞叹不绝。
  印象最深的是一座木雕和一座玉雕。整个木雕是以一根红枫木雕成,造型是千手观音。一根并不算粗壮的红枫木上分为四面,每一面都有一个观音正面像,脚踏莲花宝座,手持柳枝净瓶。其后是千手如孔雀开屏,每一个微小的细节都栩栩如生;玉雕则是以一块高约3的青玉雕成,造型是香炉,从上到下线条流畅不说,炉身上繁复的雕花和环珮装饰更是目不暇接。然后再来说石雕。
  我曾经看中过一个石雕的茶壶,后来终因担心石雕过重影响后面的行程而忍痛放弃。宏村的石雕店绝对犹如工艺品展,各种大小和造型的石雕都无比精致。想来徽石可能成色便有如流墨,雕出来的成品便多多少少也有了一些水墨书画的感觉。徽州人的巧艺并不仅仅在于雕品的形似,还在于他们别具匠心的创意和雕花。诸如在茶壶的把手上增加几朵梅花,在大壶之上再叠加一个小壶做壶盖……凡此种种,不一而足,的确是大开眼界,令人叹服。
  一路浏览上行,居然被我找到了一家乐器店。在宏村里,这样的乐器店我们只遇见了一家。说是乐器店,其实乐器种类很少,店里放得满满的都是埙,只有墙上挂着为数不多的笛子、箫和葫芦丝。而埙的种类绝对是蔚然大观,大大小小琳琅满目,表面有漆画的,也有雕花的。据店主介绍,每一个埙都是用一整块黑石雕成,当中还涉及到校音之类的专业问题,制作一个耗时颇多。我请店主试吹了一下,大埙音色沉实,而小埙音色高亮,所以我选了一个大埙。从85元还到50元,如获至宝。其实我很喜欢一个表面有龙纹浮云雕的埙,可惜价钱有点高,只能望而却步。店主还有一枝玉箫出售,通体碧绿,入手温润,价值也是不菲,抚触着它我不禁想起了黄药师的“碧海潮声曲”,那枝跟随他纵横江湖的玉箫,是否也是这个模样呢?
  一路走走玩玩,终于来到了那传说中耗费了60万两白银和100两黄金,号称“民间故宫”的大盐商汪定贵的故居承志堂。
  承志堂位于宏村上水圳中段,建于清咸丰五年(公元1855年)。整栋建筑为木结构,内部砖、石、木雕装饰富丽堂皇,总占地面积约2100平方米,建筑面积3000余平方米,是一幢保存完整的大型民居建筑。全宅有9个天井,大小房间60间,一百三十六根木柱,大小门窗六十个。全屋分内院、外院、前堂、后堂、东厢、西厢、书房厅、鱼塘厅、厨房、马厩等。还有搓麻将牌的“排山阁”,吸鸦片烟的“吞云轩”,名字非常形象,呵呵。屋内有池塘、水井,用水也不出屋。
  在到达承志堂之前,进过不少宏村的小民居参观,徽州民居最有名气的莫过于“四水归堂”。徽州人认为“水”就是“财”,秉持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风俗。为了防盗与聚财,外墙很少开窗,采光、通风全靠天井,并特意将四面屋顶均向天井倾斜,有“四面财源滚滚流入”之意。晴时太阳光自天井泻入堂前,称为“洒金”,下雨时雨水落入,称为“流银”,四面雨水流入堂前便被称为“四水归堂”。
  因为见惯了宏村其他民居的局促和简陋,一进承志堂便骤然明白了什么叫做“大户人家”。
  汪定贵的豪奢,除了在于宅院的鳞次栉比之外,还在于他极为夸张的铺排。据说他将100两黄金磨成金粉,尽数饰于正厅的雕梁画栋之上。虽然时隔一百多年,昔日的金碧辉煌早已不见,但从承志堂残余的房梁木雕上,依稀还能看到当年的影子。
  承志堂前厅是整套房子的精华。作为最正式的会客厅,这里只接待贵宾。大门后面有一面威仪的中门,据说只有达官贵人到来或者重大的喜庆节日才会大开,而其他人一般只能从侧门进入。
  侧门也比较有意思,汪定贵在两边的门上都特意雕了一个“商”字图形。因为在古时,经商乃是九流之外的贱业,即使发了财,商人的社会地位仍然非常低。汪定贵大约心里非常不服气,特意做了这样的安排,意思是无论你是谁,到我家来还是要从我商人的脚下过。
  承志堂的奢华,还在于处处可见的精美木雕。其中最有名的,应该就是“百子闹元宵”和“唐肃宗宴官图”了吧。“百子闹元宵”在中门之上,雕刻有100个小男孩过元宵闹花灯的热闹景象,划船的、舞灯的……一百个人有一百种神态,一百种动作,各个不同,并不重复。“唐肃宗宴官图”位于前厅横梁之上,描述的是百官在赴宴前的种种娱乐,琴棋书画包罗万有,其中人物之多,层次之众,堪称精品之中的精品。而因此幅木雕是先架梁后雕刻,一刀刻错就前功尽弃,古代巧手工匠的娴熟技艺由此可见一斑。
  看完承志堂富豪的木雕之后,我注意到了正厅墙上的诸多对联,分别为:“澹泊明志,清白传家”、“敦孝悌此乐何极,嚼诗书其味无穷”、“几百年人家无非积善,第一等好事只是读书”、“惜衣惜食非为惜财缘惜福,求名求利但须求己莫求人”、“快乐每从辛苦得,便宜多自吃亏来”等等。徽商的“好儒”,并非只是肤浅意义上的“崇文”。虽为商人,却将读书视为头等大事,教导子弟之余还身体力行。字句中的深意,想来也是曾经反复吟咏揣摩过,而绝非附庸风雅。
  如同那幅刻画徽商风骨的绝佳对联:“读书好营商好效好便好,创业难守成难知难不难。”几百年来,无论成败荣辱,他们都坚持以此为信。
  
  
    从承志堂离开之后,我们的宏村之行也差不多了,后来再去参观的民居其实已大同小异。可惜太多的民居都只能在大厅里站站,不能上楼参观。所以当我们沿着宏村的小路七弯八拐地走进承德堂,发现它可以让我们上去参观的时候,大家都非常兴奋。当然,上楼是要有代价的,每人要付2元的上楼费才允许上去。  
  楼道很陡很窄,据导游们介绍说二楼是小姐的闺房,所以这样的楼梯对小脚女子们来说可能不费吹灰之力,但对于我们来说却是比较困难的。楼道里还非常昏暗,仅靠楼梯尽头的灯照明。但上楼之后阳光便充足了起来,我们绕着楼道走了一圈之后再爬上了三楼,据说这里是宏村民居的最高点,可以看到比较全面的景色。
  由三楼的窗户望出去,不远处的民居错落有致,绿树掩映,整个村庄依旧是恬然自得的。我突然想到,这里或许也是徽商家人望断天涯路的地方吧。其实所谓的桃花源,怕只是存在于我们的幻想之中的罢。这世上有哪个人,能够真正不为生活或者时局所迫呢?
  半天的时间,是根本不可能深入到徽州的内里的。还有很多地方,值得我去一一寻访:西递、许村、棠樾、婺源、祁门、李坑……待那“无梦到徽州”的宿愿得偿,不知要到几时。
  在即将离开宏村的时候又遇到了小导和小小导,两个孩子依然忙得不亦乐乎,不过还是很开心地跟我们合影。我根据宏村“四门三面水,十姓九汪家”的民谚,贸然地猜测他们姓汪。结果都错了,小导姓谢,母亲家姓江,而小小导姓王。对此小小导的解释是:“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啦,现在的宏村,有很多都是从外地迁徙过来的人。”
  原来是我忽略了。岁月更替,一切都早已被改变。
  
木儿  200687于上海

  
  
                    
                         没有任何评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三石头客栈 ( 闽ICP备17012760号  

GMT+8, 2020-8-4 13:25 , Processed in 1.747203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