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三石头客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新浪微博连接

一步搞定

搜索
查看: 4795|回复: 0

桨声灯影秦淮河

[复制链接]

914

主题

0

好友

5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2-6-12 14:22:41 |显示全部楼层
[               作者:木儿    转贴自:本站原创    点击数:2629    更新时间:2007-4-26    文章录入:三石头              ]              
                                    
金陵往事九记(一)      
桂枝香·金陵怀古   
暖风拂袖,经几番春回,淮水不休。历数六朝旧事,王气渐瘦。朱雀桥畔夕影斜,总道是、俊赏风流。咏絮吟雪,曲水渡舟,一时风头。   多少事,万瞬争秋。任故土落魄,杯酒自愁。长安棋局,怎敌翻覆红手?调朱画得桃花扇,凭谁看,锐比吴钩。人生长恨,梅掩仲谋,英雄废丘。     
一、桨声灯影秦淮河
      
金陵最爱,依然是秦淮。
      
对秦淮河的倾慕,已经多年。这类似于一种初恋的情感,即使经历越来越丰沛、应对越来越复杂,这种感觉却始终未曾忘怀。
       白天的秦淮河很平静,河面不宽,因为污染的原因,河水已经脏了。两岸是典型的江南民居,白墙黑檐,简洁干净,比邻错落着一字儿排了开去。当中还会夹杂一两间画楼,檐上悬挂着一串小巧的红灯笼,带着典型的明清风格。河上小桥甚多,相隔不远,从此桥即可望到彼桥。这么一隔,秦淮的风情自然就变得婉约了起来。
  

桨声灯影秦淮河

桨声灯影秦淮河
  
  
     许是新春刚过不久的原因,南京城还有热闹的花灯会。文德桥上挂满了灯笼,夜幕刚落,已经齐齐亮了起来,颇像那“花市灯如昼”的元夜美景。   
         

桨声灯影秦淮河

桨声灯影秦淮河
  
     站在桥上看两侧的灯光水影,它们当是秦淮的风骨罢。千百年都是这样惹人遐思,只可惜再没有了清亮婉转的琵琶。
       想起在杭州的情景,盛大清雅的西湖适合婉约淙淙的古筝,而秦淮适合金石铮铮的琵琶。珠落玉盘、彻夜笙歌,如此才算是最贴切的。然而再也没有了,目之所及,都似是而非,包括这些错落辉映却已是现代的灯光。想象中的秦淮,光会更晕染、水会更清澈,还有悠远的歌声和咿呀的桨声,纸醉金迷,不记浮生。
       但无论如何,秦淮始终流淌在我心中最迷离最深邃的地方。六朝的繁华、名士的文雅,脂浓粉香、琵琶声咽,和六百年甚至是更多年前一样,画船箫鼓、昼夜不绝的情景,从来都不是繁华只如一梦。
  

桨声灯影秦淮河

桨声灯影秦淮河
  
  
又想起去年初至,夜游秦淮的往事。我们的船沿着秦淮河悠悠地向前漂去,灯影从身上如水般淌过,仿若光阴。船行秦淮如此亲切,总有一些感觉因为灵犀相通而没有丝毫距离,即使只是初次相见。
       而如今的秦淮河上,再也看不到游船的踪影,只有人声扰攘的画舫。“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的情形,已是我永不可能亲历的场景。秦淮依然是当年的秦淮,而人世已非当初的人世。
       我站在桥上,沿着夜色的痕迹向远处看去,负载惯了绮散烟云、凌波流霞的秦淮,此刻竟显出些许冷清的颜色来。又或许,只是我心里冷清了许多的原因罢。
  
  

桨声灯影秦淮河

桨声灯影秦淮河
  
    黄昏时分,寻到了媚香楼。
   
天色已经开始暗了,间或还飘起了小雨,我一眼就看到了霓虹环绕而成的“李香君故居”。有些错愕,并未想到,她被世人展现的方式竟是如此唐突。
      
想象中,她的故居前应该种满桃花。小楼独伫,花影微颤,清静又淡雅。倾国倾城,却又烟花薄命。

      
公子侯生,秣陵侨寓,恰偕南国佳人。李香君与侯方域的初遇,应是一时美景。谁曾想到世事如此无常,竟会让他们背负起一段血泪沉重的亡国历史。

      
那些曾留迹于此的女子,秦淮赋予了她们曲折多桀的命运,于是也由她们成全了秦淮流年繁华的气质。顾横波、董小宛、柳如是、陈圆圆……哪个女子不是惊艳绝色、鬓生梅影?哪个名字不是一段沉香、一时良辰?我对她们的追寻,或许比那些慕名造访的男子更为诚心。因为女子对女子的解读,更容易深入和贴切,更能看到那些掩 映在流光轻浮的声名背后,孤傲的弧度。
       二楼是李香君的居室,琵琶卷轴、朱纱垂帘,样样俱在。和平常看到死气沉沉的陈设不同,这里的气息是灵动的。让人可以轻易的,就能受到那个忠烈女子的柔婉。

      

桨声灯影秦淮河

桨声灯影秦淮河
一楼陈列着一把仿制的诗扇。上面桃花红迹宛然,仿得虽是细致,但颜色终是略浅了些。一直认为,桃花扇上的血迹,其实被肤浅地理解了。世上有哪一朵花,能开出这般鲜艳的颜色?世人都说女子柔弱,但越是在不堪的乱世,越是能看清这蒲苇的坚韧本质。

   
但她们终究是无助的,选择得了爱情,却抗拒不了命运。盛世末路,俱是如此。
       孔尚任在《桃花扇》的结局中,让两人双双入道,断去花月情根。而后世不同的传说中,却更多的是香君的绝望。侯方域和钱谦益的选择如出一辙,而李香君与柳如是的忠烈又何其相似。自古以来的气节之士中,根本从来都不乏女子的身影。
       心中忽忆起《桃花扇》最后的那阙词,直唱得让人心灰:俺曾见金陵玉殿莺啼晓,秦淮水榭花开早,谁知道容易冰消……
  
  

桨声灯影秦淮河

桨声灯影秦淮河
    桃叶渡的故事,与爱情息息相关。
   
“桃叶复桃叶,渡江不用楫。但渡无所苦,我自迎接汝。”一直认为,王献之《桃叶歌》里的这句子实算得是千古情话。平实简单,没有华美的修饰,却自有缠绵深沉的情意。
   
于是后世的人们追访桃叶渡,大都心怀深情。
       可惜的是,自清人金元甫弄巧成拙,捐资建成利涉桥之后,桃叶渡便消失了。如今徒留一块石坊在吴敬梓故居里,清瘦而孤单。
       石坊背对渡口的柱上有两句诗:楫摇秦代水,枝带晋时风。这句诗出自金陵才女纪映淮的“楫摇秦代月,枝带晋时春”。其时她遵父母之命远嫁山东,与素未谋面的杜李完婚。因前路未卜,心中感触:秦时月晋时花都未改,昔日的桃叶姑娘有人在渡口久候,而我要嫁的夫君不知是否还有王献之一般的才情和深情?

      
所幸的是,杜李虽无王献之的传世之才,却有着一身耿耿傲骨。在明末乱世奋起抗清,被俘不降,慷慨牺牲。纪映淮在夫君离世后弃绝笔墨、茹茶席草三十多年,后有人感于她的节烈,请诏清廷为她建坊。而坊建成之日,纪映淮借来数头耕牛,将坊拉倒,以示刻骨铭记国破家亡之恨。

      
可惜的是,关于她,只有残存的零落诗句和散佚不全的故事流传了下来。
  

桨声灯影秦淮河

桨声灯影秦淮河
  沿着石坊前的石级走下去,有一条短短的石廊,与秦淮河仅有几条石柱铁链相隔。俯下身去,可以清楚地看到轻缓的秦淮流波。古人形容水柔是用“脉脉”一词,确实贴切惊绝。明明含情,却偏偏不表,所有的感情都蕴含在眉尖微蹙、眼波流转之间,欲言
又止。只有知情的人,才会懂得。
    抬头,正好看见对岸有一个石像。直觉地,认为他是王献之。衣袂翻飞、清俊秀逸,独立渡口,眺望兰舟。记得曾看过一则小说,叙及王献之与桃叶的初遇。是在桃花怒放的时节,他在渡口春水中洗砚,一抬头,便与这个容色花娇的女子不期而遇。

   
总是喜欢有着这样美好开端的故事,哪怕此后千山万水、双双殊途,心中都会留有一抹醺暖的春光,在每个正好的时节潋滟绽放。
       三月末的南京,春色正盛。眼前的脉脉流水,让人突然想起曾经心花微苞的往事,不觉有些发怔。这是个催思旧情的地方,不然,便不会有姜夔那首惆怅的《杏花天影》:绿丝低拂鸳鸯浦,想桃叶,当时唤渡。又将愁眼与春风,待去,倚兰桡更少驻。 金陵路、莺吟燕舞,算潮水,知人最苦。满汀芳草不成归,日暮,更移舟向甚处?



  
                    
                         没有任何评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三石头客栈 ( 闽ICP备17012760号  

GMT+8, 2020-8-4 13:02 , Processed in 1.638003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