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三石头客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新浪微博连接

一步搞定

搜索
查看: 6186|回复: 3

水色西塘

[复制链接]

653

主题

0

好友

7956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2-6-12 14:22:41 |显示全部楼层
[               作者:木儿,图/三石头    转贴自:本站原创    点击数:2264    更新时间:2006-10-8    文章录入:三石头              ]              
                                    
  
  
  
  望江南
  
——西塘归来自填不韵词

  桥连影,烟光碎波生。
  欲将水色比长空,已见飞鸟自引朋。
  秋意不觉浓。
  画中行,迤逦梦未竟。
  吴越流年一水横,最是娇媚西塘灯。
  夜色两三层!
  
  引子
  大约与“西”字相关的,都有些极致之美罢。
  
  
  九月十七日上午十一点。苏家弄。
  沿着石板铺成的小路向前走,周末的西塘毕竟热闹,来往的行人很多。擦肩而过的时候都微微侧身,在逼仄的空间里微笑着彼此谦让。
  而我所在的城市,越是宽广越是让人觉着荒凉。
  这条长而窄的弄堂,从喧嚣的这头看不到风景的那头。阳光从高高的马头墙上投射下来,把这个连双臂也不能尽展的世界隔成一半明媚一半沉郁。
  界限如此分明。如同,我即将进入的古镇和原本置身的城市。
  来西塘,就是为了遗忘。
  
  苏家弄的尽头是西街。
  依旧是狭长的街道和如织的游人,但此处与刚才恍若两个世界。民居是明清时代的风格,墨瓦粉墙,翘檐飞角。街道两边是林立的店铺,朱漆木门、明净轩窗,各种旗幡随风招摇,房檐下都挂着一串串长长的红灯笼。
  仿若回到了那些古旧的年代。时光如滔滔逝水,音容却依稀宛在。尘世的变迁从始至终,不知今日我所见的,和几百年前站在这里的人所见的,还有什么是相同的。
  
  没有事先预订房间,按照网上攻略的介绍四处寻访“河边旅社”,谁知沿着西街来回走了两遍也没找到。后来再看的房间都不如人意。
  不得已,还是放弃了临水的客栈,去了黎园。
  说黎园是客栈,不如说它是私家花园。江南园林式的庭院布局,小巧亭台、姣姣游鱼。老板是当地的书法家,儒雅又热情。在带我们看房的过程中还不忘介绍雕花家具的独特文化。
  我一直相信,大隐隐于市的人才是真正的智者。因为世人轻狂,真正能有几个守着一方狭小天地而怡然自乐、心安理得呢?
  听君之言,如沐春风。于我而言,能遇上这样的人,何尝不是一件幸事。
  
  
  飞花迷眼江南梦。
  眼前的风景,分毫不差正是梦中的颜色。眉目清秀、柔情满怀。此地此景,正是柳七歌咏杭州的千古名词《望海潮》中的最婉约那阙:“烟柳画桥,风帘翠幕”。杭州的袅娜,西塘风物异曲同工。而西塘的恬静,杭州早已缺失。
  一泓碧水映青天,左岸垂柳,右岸人家。江上舟摇,楼上帘招。临水的埠头上,还有浣洗的妇人。她手中的衣衫搅起层层涟漪,乱了悠悠的水流,也乱了我思慕的心。
  不知为何,绝美的江南总是让我觉得惆怅。
  “小酌庭中和雪醉,低吟月下伴花眠”。只在寄情山水时,方可不问世间事。我一直有着自己执迷的甘醇情怀,所以注定终生都堪不破某些现实的郁积。于是我只能一再远行。虽然明知道,梦终究会醒,生活依然要面对。耽搁得再久,还是要回去。
  但能多停留一刻,也是好的。
  
  
  慕名而访永宁桥下钱氏水豆腐。
  坐在古旧的长凳上,要了一碗。卖豆花的是位笑容慈祥的婆婆,用西塘话问我:“小姑娘,你要甜的还是咸的?”我有些犹豫,索性回问:“哪种更好吃啊?”婆婆咧嘴笑了,说:“我们本地人更喜欢吃咸的。”于是爽快地要了咸的。
  豆花很嫩,全然没有豆腥味。水滑细腻,入口即化,葱花润香,虾仁提味。记忆中,我离开川西家乡之后,再也没有吃过这样好的豆花了。依我偏执的性格,绝不会迁就口味上哪怕一点的瑕疵。
  到的时间晚了,陆氏馄饨早已售完,只剩下一幅招牌旗幡还放在路边。据说他家的馄饨每天都是限量的,卖完即止,这个习惯绝不因游人的多寡而改变。
  
  信步走到鲁家桥旁的森林糕点店买了半斤桂花芡实糕。我们一路走来吃过的芡实糕,倒是他家的糕点味道最好。入口即是一股沁心的桂花香,滋味清淡不腻,口感柔软又极富嚼劲。
  糕店的老板徐师傅很风趣,见我们对他手中那柄厚实又特别的切刀感兴趣,便戏称自己是“西塘第一刀”,并当场表演盲切给我们看。他的刀功的确不是浮夸的,盲切的速度不仅快,而且厚薄均匀。
  临行前在他那里买了四盒带走,他还特别送了半斤我最爱吃的桂花口味,告别时又塞了两个脆皮糕给我们,完全是豪爽好客的主人模样。
  对于民风淳朴的西塘来说,金钱和时间绝对不是衡量生活质量的标准。这一点让我如此喜欢。
  
  垂柳深处烧香港。
  这是一个意外之喜。在攻略里,很少有人提起这条小路。而我却觉得,这是西塘最恬静的地方。烟雨长廊虽美,终不如这条小路淡泊安宁。
  
  人很少,游人们大多集中在西塘之西。东边路上人声寂寂,有两只狗儿在路边东奔西突地嬉戏,看到我们,只是好奇地走过来嗅嗅,很快又投入到自己乐此不疲的游戏里。
  路长,景致因此伸展。小路右侧是枝长触水的垂柳,左边是临水人家。房舍绿柳皆倒影在徐徐的水流里,成为一幅曲折生动的水彩画。正是那江南丝竹里明净笛声的吹奏,淡然精致,不惹烟霞。
  
  
  
  河边泊了一艘小舟,一个老人正在打盹。我小心翼翼地走过,生怕惊醒了他。而那一刻,我多想也和他一样偷得浮生半日闲,在依依的烟柳下,在微荡的小船里,做一个无关风月的酣甜好梦。
  
  路的尽头,是五福桥。
  名曰“五福”,自然是祝福之意。福禄寿禧财,样样都是人间极美之事。而我却独爱此桥纯朴方正的造型,是乡间最自然的风景。越是简单的事物,越是容易让人亲近。
  
  
  途径圣堂,一时兴致,求了一签。
  签是中平,解签的师父展签细看,一语道破我的来历:“你自近处来,却系远方人。”接着又说:“你面生离相,是极度渴望自由的人,因此作别父母远游在外;你事业初遂,虽非心中的理想状态,但已费尽几番辛苦;你感情漂泊,日后虽会美满,但目前尚无所依;你不会为钱所苦,却鲜能聚财;你心性明净,却反而容易为了这‘明净’陷入执着的僵局。”
  句句说中心事,一时之间我竟惶惶然无言以对。
  安静地听完签文的释义,按照师父的指点,为父母烧了一柱平安高香。其实我很清楚,这无非是庙堂赚取香火钱的做法。但心有所感,也自是安然。
  生平第一次,认真地在观音像前祷祝:愿家人安康幸福,勿时时以我为念。
  烧这柱平安香,只是为了祈愿。每个人的心里,都会有一个最深切的愿望,是这样地盼望它能够成真。
  有时候,做一些事,只为心安。
  
  
  暮色渐渐上来,游人们大都散去了。
  西塘的黄昏很美,无人滋扰之后,终于恢复到原本的平和之中。老人们坐在门口互聊家常,孩子们顽皮地追闹着嬉戏。猫猫狗狗旁若无人地在路上踱步,时而还能听到白鹅欢畅的叫声。夕阳的余晖温柔地洒下来,目之所及,氤氲成一片似曾相识的光景。
  我陡然无可避免地陷入回忆中。多年前,外婆家的黄昏也是同样的颜色。于是无论身在何地,一看到这样的颜色我就觉得内心温暖。那时方才天真任性、随意胡闹的年纪,此时却已是离乡别井、羁旅客居的身份。在经历过诸多繁复的世事之后,我知道自己已永失当年,再也回不去了。
  时光匆匆催人老,往事却始终鲜明如昔。想起来的时候暗自心惊。
  
  
  心中惆怅难消,于是坐在万安桥边独自发怔。面前流水脉脉、斜阳依依,我只是静静地看着,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人生若能始终如此,又有何不可?君不见,放任时间流逝的感觉,远比患得患失的追索惬意多了。
  长街上的店铺相继闭门,灯笼高挑而亮,喧哗人声顿敛。西塘的人家至今仍维持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习惯,朴实幸福得令人羡慕。
  而我,在日复一日的疲累奔忙中早已寻不回如此的简单和闲逸。
  远处遥遥传来悠扬的胡琴声,还有人在唱着暮晚的黄梅调。站在烟雨长廊上向前望,只觉暮霭沉沉楚天阔。夕阳染红了远天,也染红了西塘的水。
  
  
  晚上七点,我们登上泊于送子来凤桥畔的乌篷船。
  初秋微凉的夜色中,欸乃声起,小船离岸,悠悠地向前行去,仿若南柯一梦。看不见长空漫漫、芳草萋萋,只有水与桨的声音,夹杂在这如墨的夜色中,延向未知的远方。两岸的灯笼盈盈地亮着,灯影交辉,情思缱绻。如流盼的眼,如妩媚的颜,铅华洗尽后依然是人间绝色。
  此情此景,哪会是真切的现实,分明是恍惚的梦境。是很久之前,就郁积在心里难解的情结。江南啊江南,我日日置身其中,却始终思而不见,求而不得。只有在这一刻,所有的情绪都变得模糊,我不想去分辨也亦分辨不出,今夕何夕,此时何地。闭上眼只听见桨橹浅唱,一声又一声,桨声交替、水声绵长,如诉衷肠。
  那一刻我是真的醉了。醉在这西塘的迷离夜里,醉在这江南的温柔乡中,一梦酣畅,再忆不起那悠长悠长的流年。
  忍不住低声吟咏起最爱的那首江南小调来:“灯影桨声里,天尤寒,水尤寒。梦中丝竹轻唱,楼外楼,山外山,楼山之外人未还。人未还,雁字回首,早过忘川。抚琴之人泪满衫,扬花萧萧落满肩。落满肩,笛声寒,窗影残。烟波桨声里,何处是江南?”
  此时若有琴,怕也是不敢弹奏的罢。因为再清和妙曼的乐音,也会唐突了这只属于西塘的,温婉的夜。
  
  
  尽兴而归,在回返黎园的路上,无意间见到“河边旅社”的招牌醒目地挂在西街的屋檐下。再回头,背后赫然就是苏家弄。
  果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不禁和晓歌摇头自嘲。
  世事大约也是如此的吧,当我们正在抱怨苦寻不得之时,要找的东西恰恰就是在眼前被错失掉了。
  
  半夜有些失眠,好不容易才沉沉睡去,一梦惊醒之后天已大亮,险些错过了西塘最美的时间。
  好在还不算晚,店铺尚未开门,长街上寂无人声。阳光清朗、秋高气爽,青石板路绵延无尽,此时若是迎面走来一位古装的簪花女子,或是一个青衣的横笛书生,都不会让人讶异。
    
  
  总算赶到了陆氏馄饨开张的时候。天光尚早,但小小的木桌已经围满了人。无奈之下,我们只好先四处逛逛。
  站在永宁桥上眺望环秀桥,整个西塘在清晨阳光的笼罩下还有些睡眼惺忪的模样,但这丝毫不影响它的清雅。天然浑成、未施脂粉的美其实更容易让人动情。
  
  天光明媚、碧空如洗,西塘的颜色总是适宜地因时而变。暮晚烛影摇红,清晨平静湛蓝。
  一度奢侈地妄想每天醒来都可以看到这样的景致,却原来当时的我已经疏忽了:路还是昨天走过的路,景仍是昨天贪恋的景,而脉脉无声流过的已不是昨天的那道水了。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美景与良辰相似,一样的机缘巧合,一样的稍纵即逝。
  
  
  一直很迷恋西塘的水色。
  它莫测难料,却又惊艳无匹。可以闪烁如墨上点金,也可以清幽如炉中生烟。可以圈可以点,可以画可以描,唯独不可捉摸、无处挽留。
  它是婉约西塘的灵魂所在。
  
  信步去寻望仙桥,可惜到得不巧,整座桥正在施工,道路很是杂乱。沿途的景色却颇似家乡的郊外,青草丛生,山花绽放。于细微处看来,蓬勃的生命总是让人欣喜莫名。
  一舟横泊,野渡无人。
  
  再次返回安境桥,总算能坐下来好好的吃一碗馄饨了。
  很久没有这样地品尝一份早餐了。仓促的生活使我习惯了几乎每餐都是食以果腹,哪还有闲暇去细细分辨其中的滋味。
  小馄饨皮很薄,馅并不多,但汤却真是鲜美。按照自己的口味加了一点醋,咸香微酸的滋味漫上齿颊,巧合得与我眼下的心情一般无二。
  又去永宁桥边吃了一碗豆花。要了甜的,想把各种滋味尝遍了,才不留遗憾。
  出乎意料,甜的豆花好吃极了。没有其他多余味道的交缠,我更爱这纯粹滑腻的豆脂之香。
  人间至味,是清欢。
  
  
  沿着烟雨长廊向前走去,浮生闲暇的感觉真是惬意。什么也不用想,什么也不用担忧。行不需要催促,停不需要理由。一条路走过两三遍,一种景赏过千万重,依然相看两不厌。
  烟雨长廊是西塘最负盛名的景致。纤细停匀的柱,宽阔雅致的檐,精巧深幽地绵延开去,晴时遮阳,阴时蔽雨,一行就是千米。
  不想去深究由来。行在这娴雅的古镇,连思维都变得慵懒。只盼望那时光的流逝也能因此舒缓,容我慢慢行来。
  一只蝴蝶翩翩飞来,停在光滑的石板路上细细梳理自己纤长的触角。我蹑手蹑脚地走过去,它竟茫然不知。
  一只可爱的小狗独自在路边玩耍,在草地上肆意打滚,但任凭我们怎么叫唤,也置若罔闻,不管不顾。
  
  行至醉园,并不宽敞的庭院里,小桥流水、红鲤桂花,样样齐备。虽是精致至极的人为风景,却丝毫不显造作。
  在花厅里落座,望着院子外仿若春色的景致胡乱遐想。这座宅子的主人确是不负流光,闲暇可以落棋,棋毕可以品茶,茶尽还能赏这一方清雅风景,真是羡煞旁人。
  然而这样的景色,却无端地让我想起一阙忧伤的词:“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醉园里的芭蕉,也当真是绿得盈人呢。
  
  往来人度水中天,上下影摇波底月。
  西塘的桥是这样的美,有高拱如虹的环秀、卧龙,有简朴如素的万安、五福,也有双道并行、花墙相隔的送子来凤。西塘的水又是这样的柔,脉脉相依、不离不弃,桥影相连、难舍难分。水色烟光,俱是碎波而生。
  我举起手里的相机想要拍下眼前的景色,却赫然发现镜头里的环秀桥上,有个女孩子也正在举机拍摄。桥下的景致是她相机里的风景,而她成为了我相机里的风景。
  “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大约都是这样的罢,早就已经分不清了,究竟西塘是我们眼中的风景,抑或我们是西塘眼中的风景。
  
  
  醉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永宁桥畔,钱塘人家。
  一色蓝底白花蜡染布裙的装束,江南女子的袅娜清柔在举手投足之间自然流露,让人一见倾心。依着临水的美人靠坐下,安境桥就近在咫尺,迎面清风徐徐,偶尔还能看到一朵飞花轻盈掠过。抬头看见对面齐齐放了几十个酒坛,颇有些行走江湖的粗犷感觉。光是看着,心中就豪情顿生。
  身临其境,向来毫无酒量的我竟突然也想沽酒来饮。可惜后来左思右想,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但离开西塘后,又为这个决定深自后悔。西塘的善酿如此盛名,便是拼却一醉图个疏狂又有何妨?
  钱塘人家还是不错的。菱角清香,回味微甘。青蟹不大,却膏肥肉美。连一盘清炒的马兰头,也是悠长滋味。桌上三五小菜,身畔脉脉流水,没有酒,但一样不缺临风把盏、浅斟低酌的逍遥兴致。
  这样好的光景,试问谁会忍心辜负了去?
  
  
  偶见书画廊中有“米上刻字”。一时兴起,便走近细看。
  晶莹狭长的泰国香米上,果真细细地刻着字,一笔一划都清清楚楚。装在细巧玲珑的瓶子里,晶亮耀眼的招摇。
  晓歌要买来送人,凑着兴致,也请店主按照我的要求刻了一个。
  
  
  水滴状的瓶子里,八个字清晰分明:水色西塘,何处江南。
  把玩之时突然就想起了曾经在苏州买扇题字的往事。踌躇了很久,还是请卖扇人题下了元稹《离思》的后两句:“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那时曾有过这样强烈的表达欲望。如此花巧的心思,只是希望身边的那个人会懂得这白绢黑字的深意。不过很可惜,一切最终只是我一厢情愿的女儿心事。
  倏忽之间,这么多年已经这样悄无声息地过去了。年岁沉积,所有的事渐渐都记不真切。若不是此时的西塘与那日的苏州情景仿佛,这段往事或许终我一生都不会再想起。
  原本用情极深。但这么多年过去之后,我亦渐渐成为一个沉静内敛,不事张扬的女子。与其伤情,不如咏景。很多感觉,宁愿深藏于心,也不愿宣之于口。
  十年踪迹十年心。悠长的岁月里,又有谁是不会被改变的呢?只是有些执著依旧,即使等不到想要的结局,亦算是对自己有个明白的交代。
  
  
  来时苏家弄,去时苏家弄。像一个完整的句点,起点亦是终点。
  欢悦的时光总是特别容易流逝,如同一场了无痕迹的春梦。而梦里总是不知深浅,一味贪欢。
  此去经年,不知又将是如何的光景。但无论如何,已可满怀期待。因为我深信,那未知的将来,必会因西塘而留有一瞥惊艳之影,令我时时忆起。
  纵然是,别时容易见时难。
  
木儿 2006929于上海

  
  
   
  

NO.1 水乡西塘

  

水色西塘

水色西塘
  
闪光灯: 未 使用

   
   
  
  

NO.2 2

  

水色西塘

水色西塘
  
闪光灯: 未 使用

   
   
  
  

NO.3 3

  

水色西塘

水色西塘
  
闪光灯: 未 使用

   
   
  
  

NO.4 4

  

水色西塘

水色西塘
  
闪光灯: 未 使用

   
   
  
  

NO.5 5

  

水色西塘

水色西塘
  
闪光灯: 未 使用

   
   
  
  

NO.6 6

  

水色西塘

水色西塘
  
闪光灯: 未 使用

   
   
  
  

NO.7 7

  

水色西塘

水色西塘
  
闪光灯: 未 使用

   
   
  
  

NO.8 8

  

水色西塘

水色西塘
  
闪光灯: 未 使用

   
   
  
  

NO.9 9

  

水色西塘

水色西塘
  
闪光灯: 未 使用

   
   
  
  

NO.10 10

  

水色西塘

水色西塘

  
  
  
  
                    
                     
游客『anna』于2006-10-18 16:21:03发表评论:
评分:5分
    细腻流畅的文笔娓娓道来,我想像中的江南应该就是这样。

游客『良树』于2006-10-18 9:12:26发表评论:
评分:5分
    好一篇图文茂的佳作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无效楼层,该帖已经被删除

0

主题

0

好友

301

积分

贵宾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2-7-15 11:31:51 |显示全部楼层
诗情画意,安逸生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69

积分

贵宾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2-9-24 15:36:35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西塘的夜,喜欢那明明的红灯笼,喜欢那种有故事的感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三石头客栈 ( 闽ICP备17012760号  

GMT+8, 2020-8-4 14:13 , Processed in 1.107602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